終於也到了這個時刻;終究得分別的。

只是,在這個尷尬的時候,要好聚好散的確是不容易的,也許他們會覺得我選擇離去是懷抱著惡意的,但我只是累了。

好累,好累;一種被疲倦完全包覆的無力感,像是拖著重重的殼往前爬行,但卻永遠望不到終點線那樣的沉重。

強生&小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